五旬患癌女教师 扛着儿子闯难关

昨日,护士们给何旺荣母子送上保温杯等礼物何旺荣(左)伤口未愈,两名护士扶着徐飞练习走路□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陈凌燕通讯员李晗50岁的何旺荣是汉川高中历史老师。 她的儿子徐飞患有严重肌张力障碍,生活不能自理。 20年来,何旺荣一直独自带着儿子生活。 为给儿子治病,她跑遍全国各地。 身高米的她,每天手抱肩扛着米的儿子,陪他练习走路。 本月初,何旺荣被确诊患上甲状腺癌。

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做手术时,她把儿子也带在身边。

医院甲乳外科得知她的情况,给她安排了一间独立病房,特许她的儿子、姐姐一同住进病区,并对她的儿子进行了会诊。

昨日,何旺荣术后出院。 女教师手术切肿瘤,带着儿子来汉住院何旺荣在汉川高中教历史。 高中老师压力很大,但何旺荣觉得,老师多付出一点,学生就能多些机会搏一个更好的未来。 今年9月3日,何旺荣做完体检,医生说她的甲状腺不太对劲,建议她做穿刺检查。 “教师节那天,我拿到了穿刺结果:恶性肿瘤。 同事们都在庆祝节日,我的心里却冰冰凉,一整天恍恍惚惚的,阵阵发慌。 不只是因为我才50岁,更因为我的儿子——我要是倒了,他怎么办?”何旺荣对极目新闻记者说。 何旺荣的儿子徐飞今年26岁,从小耳聋。 “到小学高年级时,他写字越来越差。

我以为他是贪玩,当时还没有太当回事。

”何旺荣回忆。 谁知儿子到初中时,病症越来越明显,右侧身体渐渐不利索,后来路都走不了。 打那时起,为给儿子治病,何旺荣带着他跑遍了武汉、北京、上海的大医院,哪怕有一线希望,她都要去试试。

徐飞被诊断为肌张力障碍。

随着年龄增长,他的病情不断加重,逐渐发展到四肢僵硬,连说话都困难。

20年前,何旺荣和丈夫就离了婚,她独自带着徐飞生活,照顾他的衣食起居。

为了儿子,并不宽裕的何旺荣,可以说是毫无保留。

徐飞先后接受了9次脑部手术,共花费数十万元。 可惜他的病情太重,治疗效果并不好。

几年前,北京一位专家坦率地告诉何旺荣:“这个孩子啊,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你也不容易,放弃吧。 ”“我当时想都没想地回答:‘不,我不可能放弃他!’”何旺荣说,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“最怕死”的人,因为儿子不能失去她的照顾,“为了儿子,我想坚持到100岁。

”因为“怕死”,一向省吃俭用的何旺荣,对体检却十分重视。 正因为如此,她及时发现自己患上了甲状腺癌。 身高米的她,扛着米的儿子练走路说来也巧,4年前,何旺荣带儿子到武大中南医院神经外科就诊时,路过甲乳外科,记住了科室主任吴高松的名字。

得知自己甲状腺出了问题,于是,她直接找吴高松就诊。 她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,当天她把徐飞也带到了医院。

吴高松接诊后,告诉何旺荣,就算她的检查结果显示为恶性甲状腺癌,手术后也有机会康复。

原本情绪低落的何旺荣,重新恢复了信心。 了解到何旺荣的实际困难后,甲乳外科决定给她安排一间单独的病房,特许她带着徐飞一起住院,她的姐姐也能前来陪护。 9月18日,何旺荣的手术顺利进行。 “我在网上查资料,说手术后会发烧、呕吐。

但这些表现我都没有。

”何旺荣说。

她不介意手术留下的疤痕,只是担心伤口愈合期间,她没办法“扛儿子走路”。

原来,为了帮助徐飞活动肌肉,这些年来,何旺荣每天都要拦腰抱住他,用肩膀扛着他在家里练习走路。

徐飞成年后,身高米,何旺荣扛着他越来越吃力,但仍然坚持不辍。

“我身高米,正好把他架在我的肩上。 ”何旺荣说,没有提及一句辛苦,反而笑了起来,“我再高一点、再矮一点,都不方便。

”何旺荣手术后的这几天,她的姐姐和科室里护士们,代替她搀扶徐飞走路。

每当此时,徐飞的眼睛都会寻找何旺荣,何旺荣就会抓住徐飞的手,让他知道自己就在身边,不要害怕。

护士长卢芳告诉记者:“扛着徐飞走一圈挺累人的。 可以想象这些年来,何旺荣太不容易了。

”“我习惯了,我力气大。 有时候,我用轮椅推他出门透气,回到家里,他会撒娇说‘抱’,我就直接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。 也就几步远,再远我也抱不动。

”何旺荣笑着回应。 中秋节当天,护士们给何旺荣一家送来节日礼物:一盒月饼和祝福卡片。

昨日,何旺荣康复出院前,医护人员又送给她一个保温杯和一块防疮坐垫。

何旺荣握着医护人员的手,不停道谢。 “为了给儿子治病,何旺荣长年承受着较大的精神压力,加上她没日没夜照顾儿子,增加了罹患甲状腺癌的风险。

”吴高松介绍。 甲状腺癌早期没有明显症状,容易被忽视或误诊。 好在何旺荣有定期体检的习惯,得以及时发现和治疗。

甲乳外科医生刘九洋表示,“为母则刚”这句话,在何旺荣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,“她虽然是一名需要帮助的患者,但她乐观自强的精神,也深深感染着每一名医护人员。

”。